姐姐

随笔 评论 3 条 2020年 6月 28日

我姐是我大伯家的女儿,个子不高,胖胖的,一张娃娃脸,特别可爱。小时候跟我姐很亲,老是要跟姐一起玩儿,有的时候晚上也会去我大伯家,跟我姐同睡一张床。姐姐很早就去广东打工,那时候还没有童工的概念,可能我姐出去打工的时候,还没有18岁吧?那时候,在我们这样的农村,出去打工似乎是个大事儿。那天清晨,天还未亮,我和大人们一起送姐姐到镇上的上车点,看着姐姐上了卧铺车,我在车下流眼泪,煽情的很,我也不知道我为啥流泪。

村里许多学缝纫的,我小姑姑和姑父就是做这一行,小姑父是我姐的师傅,我姐学成后,就是跟着村里的人一起去广东打工。那时候,广东这个词在我心里就只是个概念,在南方,不知道具体在哪儿,是什么样的地方。路程很远,大家都是坐卧铺车去那个地方,第一天凌晨出发,第二天凌晨应该就可以到达目的地了。由于路程遥远,出去打工的人们基本上只会每年回家一次,我姐也是。冬天,老家的气候很干燥,天气冷,村里的妇女们也没啥农活可以做,基本上也就是每天吃饭、打牌。接近年关时,女人们每天吃完饭,相约着到镇上采购,采购年货,小孩子们能跟着上街买吃的,也特别开心。大人们一边准备着年货,一边就开始惦记着出门在外的子女们何时能回家。

我姐每年回来总会买些礼物回来,有糖果,有的时候会给我买衣服。于是,对姐姐的归期就会更期待。

我18岁高中毕业后,也离开家了,不过是去念书,接着就是工作、成家,一直都在外漂泊,一年回家一次,跟姐姐相聚的日子是越来越少。我们接触的圈子不一样,知识不一样,生活不一样,最多每年见上一面,每次相处时间以分钟计算,说话的多少以个位数计算。我们平时也不会联系,平时大家各自忙自己的,姐妹之间越来越生疏。以前每年我的生日,姐姐都会跟我说生日快乐。可是,我从来不记得姐姐的生日。近几年,姐姐也不跟我说生日快乐了。:D

可能跟我小时候的生长环境有关系,我在人际关系这一方面,一直都会比较冷漠。我不太喜欢社交,也会尽量避免社交,喜欢一个人独处。做事不愿意麻烦别人,能自己做就自己做,不能自己做就放弃。

今天就写到这儿吧。

3 条留言  访客:0 条  博主:0 条

评论加载中,请稍等...

发表评论

昵称*

邮箱*

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