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:随笔

伊朗人的谈判策略

伊朗人出访似乎倾向于组团,多则老婆孩子拖家带口,6、7、8人。当然也有少至1、2、3人的情况,我想表达的是,伊朗人有更多这种组团出行的情况。 今天有一批伊朗客户来访,三人行,老板和2个手下,其中一个1手下说英语-波斯语,给另外两个人翻译(如下我则简称其为“翻译”)。

这批客户算是比较随性的了。我接客户来到厂区,他们一下车,直接走到了侧边门(因为离侧边门近,并且下着雨,正好侧边门那儿有雨棚可以躲雨),于是,他们想从侧边门进去,正好近,也就顺了他们。一进去,客户提议先逛车间,再去办公室。OK,满足他们的要求。我们公司要求,客户逛车间时,都要给客户戴安全帽,一楼车间还没逛完,客户就脱下帽子,问我为什么我不戴...

阅读全文

信任感与价值

我的行程基本都是在Ctrip上搞定,包括了定机票、国内定酒店,自从去年来自云南的一个隔壁摊位的展商向我分享在Ctrip上解决吃、住、玩的经历之后,我也有意识地在Ctrip上看国外的酒店和游玩攻略了。认识Ctrip已多年,相信这是为大多数外出较多的人所熟知的平台,所以,信任,由此产生。

最近在安排出游的行程时,我发现,同样的酒店、同样的机票,Ctrip比其它平台收费要贵。于是,我开始比价。

昨晚,在做越南行程机票时,知道了一个叫“航班管家”的APP,同样的机票,在Ctrip上比在“航班管家”上要高。那几百块钱的差额(500以内),让我有了从“航班管家”上买机票的冲动。可是,犹豫了很久,没有下手。除了机票,我仍然要考虑其它因素:

...

阅读全文

曼谷、芭提雅之行

清明节之前计划着跟老公去泰国玩一趟,后来因老公心系工作,患得患失,于是放弃了(但是最终也去了重庆:D )。没想到2个月后,会有机会跟着公司的行程去一趟曼谷和芭提雅。

这次出行有3对小夫妻,1对父女,2个单身女和1个单身男。我们就是其中一对小夫妻。此次没有老板同行,内心轻松愉悦的很。宁波直飞曼谷,4.5小时航程。

4号当天傍晚到达曼谷,简单吃个晚餐,入住酒店,没有其它安排。据说酒店是5星级的,泰国二公主来剪彩过。大堂挺大,院子里绿绿葱葱,生机勃勃,感觉挺大气。进到房间,陈设老旧,没有mini bar,吹风机是坏的,没有保险柜,没有...

阅读全文

达卡

5月底因公出差,去了一趟孟加拉的首都,达卡。孟加拉,对于我来说,是一个神秘的国度,因为在此之前从未入境过。这次行程轻松、时间短,所以出行之前没有对当地进行初步了解,仅仅同事传递给我一些信息及自己的感觉:孟加是全球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,穆斯林教为主,跟印度同种族,与原本是属于印度的一个邦。出行之前,我一直在忙,也没有时间停下大脑来设想在达卡的情况,于是,我就这样出发了。

从宁波到达卡最便宜的航班是从广州转机,宁波飞广州2小时航程,广州飞达卡4小时航程,孟加拉与中国时差2小时(比中国晚2小时)。客户安排来接机。落地,过海关,取行李,出来,都挺快。到出口,接机的人不多,一个当地特色黑的小哥举着我的nam...

阅读全文

我们增长的是能力还是经过?

近些年AI兴起,引发了一系列相关话题的讨论,对未来可能被取代的职业的预想,财务人员是其中之一。

前几天读到一篇帖子,因2019年个税改革,已经有一些新的职业兴起,专门帮助处理个税申报业务。

今天早上读到一篇营销文案,推广由阿里中供铁军投资的一款财税产品——财税SaaS领域的”“支付宝”--工猫,他基于互联网思维,S2B2C新模式,SassS平台化运作,AI客服,取代传统方式节税,可以减少财务人员,旨在合法合规节税服务。产品本身能提供更专业的节税方案。他采用合伙人方式运作,合伙人可以服务本地企业。新一代的年轻人更希望能工作时间自由。会关注招聘网的人也许会发现,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希望采用合伙人的合作方式来招聘有能力的...

阅读全文

无法整理标题的杂记

昨天特别忙,一个俄罗斯客户发了消息给我,告诉我发了邮件给我。下班后,我才回复他消息,说完正事,随口说了一句,最近工作太多了,make me crazy。今天早上起床看到他的回复:don't complain, better if you have a lot of work。昨天我发出去消息时,并没有意识到我在抱怨,由他提醒,我才意识到,给人的感觉并不好。他的回复很正向。昨天我能量很低,最近我负能量很多,不知不觉中,我正在向外传播负能量。要立刻停止。

早上在办公室楼下的包子店买早餐,接着来了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(余光瞄见其体型)买早餐,付完钱后我转身就走。这时,男生叫住我:“美女,体型管理了解一下!”我转头,看着他,感觉笑容很真诚(没太认真看,就是感觉...

阅读全文

忙碌

10月17日在德黑兰拜访客户,这样的天气,拜访客户的过程中戴着头巾、穿着外套,在不同的工厂之间走来走去,热得一身汗。17日晚上直接上飞机,10月18日抵达上海,上海也是热,下飞机,出关,买礼品,取行李,又是一身汗,拼了个顺风车回宁波,原以为最多4个小时可以到家,谁知道兜兜转转到傍晚才到宁波,在车上坐了一整天,长时间没洗澡,自己都嫌弃自己,一身的臭味儿。由于飞机上太干燥,车上有个人由于感冒拼命咳嗽,18日长时间没喝水,又累,于是,18日晚上,完美地感冒了。

19日去宁波工厂接待客户,之后带去东钱湖,由于路不熟,转来转去浪费很多时间,客户晚上19:00还有个会议,于是我们在东钱湖只是小小地逗留了一会儿。

20日一...

阅读全文

工作日志之四:德黑兰

去年来德黑兰之前没有通知M,她表示很生气,问我为什么不告诉她我来德黑兰,我尴尬地各种搪塞。

今年来德黑兰之前特意通知M,她照常从家里开了三个多小时的车,来摊位看望我,合影,聊天。她很用心,来之前看了我们网站的新闻,然而这些新闻都成了她跟我的聊天话题。从她这里,我得到了一些启示,跟其它客户之间的话题就可以从这里地方来,从自己对客户的观察中得来。

展会最后一天,有张熟悉的伊朗人出现在我的摊位,他看了很久我们的宣传视频,我上去打招呼,闲聊。他问我,我们的机器能用多少年?我回复十年。他问:你保证十年不会出任何问题吗?这个问题有些激进。我回复:任何东西都有寿命,都需要维护和保养,任何人都不可能保证...

阅读全文

人生百态

最近一周在伊朗德黑兰参展工业展,这次一个人来参展。在伊朗,说英文的人占少数,城市里的标示也是以波斯文居多,英文较少,出行多少有些不太方便。有一次在大巴上听到一个中年男人打电话时说他跟女儿一起来伊朗,我才知道这个团里有一对父女,于是我注意到了他们。父女俩吃饭时坐一起,父亲照顾女儿很周到,会帮女儿夹菜。在此次行程中,偶尔几次看到这个女儿,女儿都是面无表情的状态,也不见她跟别人交流,偶尔跟她父亲说几句。

于是,我展开了一系列的联想,对许多问题好奇:在这个年纪(大概25岁左右),在自己父亲的公司上班,如果女儿是在某个部门任职,要向部门经理汇报吗,那么这个部门经理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这个老板的女儿...

阅读全文

工作日志之三:个人卫生及初次印象

虽然已入秋,但是在车里这样密闭的空间仍然需要开空调。昨天早上7:30到一个酒店接客户,两个印度人,一坐进车里(车窗关着),一股浓郁的、食物上的菜油味儿直往我鼻子里串,让我非常想打开车窗透透气。但是,在客户坐进车的那一刻,我就开车窗,可能会让对方觉察到,并觉得尴尬。

在别的环境下,我也遇到过这样类似的情况:有人刚吃过饭后进入一个房间,当我从外面进入到这个房间时,就会闻到很显示的菜油味儿,让我感觉特别难受。如果我吃了同样的食物,我就不会闻到这种味道。如果我没有吃同样的食物或没有吃东西,这股味儿就非常明显。不知道是不是其它人是不是也有如我同样的感觉。

所以,在客户坐进车里的那一刻,我在想:吃完饭...

阅读全文

成都之行

上周和Z一起去成都跑了一周,为什么用“跑”这个词呢?因为成都山多,景点分散在各个大山里,然而景点与景点之间,我们走的更多的就是G213和G317国道。国道狭窄,国道一边是高耸的山峰,另一边是奔腾的河水,路边山体上的警示牌“此路段有飞石,请观测后通行”时不时在我们眼前出现。

第一个景区,我们去了最近抖音上很火的“浮云牧场”。顺着蜿蜒、崎岖的山路,我们花了好几个小时,从山脚开车到山顶。看到了抖音里提到浮云牧场酒店和游泳池,站在比酒店更高的山上,想像着早上在带阳台的山景房醒来,推开落地窗的玻璃门,走到阳台,看着对面山顶,感觉云就在脚下。想...

阅读全文

日常

今天周一,烈日高照(为啥强调烈日呢?因为在炎炎夏日,最高36度高温),早上5:20起床跑步4KM,买个早餐回家,完成一组拉伸,7:00洗个热水澡,感觉太棒了。

听着郭德纲(最近停止听励志、管理方面的音频,换成听郭德纲的相声,调剂一下生活,觉得挺有意思。),骑着共享单车,上班去。可能起得太早了,坐在办公室,感觉有点儿困,于是,下楼买瓶咖啡来喝。我,坐在办公室里,处理着邮件,看着数据,思考着该做哪些分析,有了结果该做哪些事情,等等。微信叮叮叮响了,打开来看,老妈发了许多小红枣的视频和照片,扎着两个小辫儿,头顶一朵大红花(一定是老妈给戴上去的。我小时候那会儿特流行用丝巾绑个大红花在辫子上)。老人家,退休的...

阅读全文

体验最差的一次出差–密尔沃基

这次一个人来美国密尔沃基参展,第一次来这个展会,第一次来这个城市。由于预算有限,找了个酒店Village Inn,单价USD70/晚以内。到达Dallas(达拉斯)机场时,手机上看到酒店取消我的预订的邮件,打了个电话过去,问明原因,并告诉对方,我一定会去的,提供了信用卡信息,让酒店保留房间。

在Dallas(达拉斯)转机,飞机开始起动,离开登机口,准备驶往跑道,机长用热情洋溢的语调向大家广播着此段旅程的相关事宜,谁知,广播还没结束,离开登机口仅10米不到,机舱里没电了,广播也嘎然而止。 接着,机长告诉大家,飞机没电了,需要检查。20分钟以后,仍然没电,机长又通过广播告诉大家,大概就是说,相关人员做了哪些检查,刚才停电之前...

阅读全文

你需要迈出那一步

上周六接待一个印度客户JIGS,如今29岁,在中国做生意十年。18岁那年,他去了英国,打算在英国的大学念书,学费也交了,但是有一天晚上,他问自己:“我以后要做什么?”经过思考,他觉得,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。一个他认识的印度人目前生活在香港,这个人对他说,你来中国吧!JIGS问,我什么也不懂,去中国干什么?这个人说,没有关系,你去中国转转,如果觉得不想留下,你可以回印度。于是,JIGS立马退学,办了中国签证,来广交会观展。那一年是2008年,在中国,英文还不是那么普及,他来到异国他乡,语言不通,环境不熟悉,站在这个诺大的城市,必然是无助的。他在广交会上逛了4天,毫无所获,第4天晚上,他在宾馆,哭了。他很迷茫,自己什么...

阅读全文

矛盾的人

今天接待的一个印度客户挺有趣。当他说他1978年进入电机行业时,我惊讶地问,你多大年纪了?“61岁!”在我看来,他就是40多岁的面容,当时我觉得很有趣,也很尊重他,在电机行业做了这么多年,定是一个非常专业的人。在我们沟通之初,大家有说有笑,气氛挺好。

谈到价格,他说,你价格太贵了,怎么会有人来买你的东西?所有人都认为中国的东西要便宜,但是你的价格比印度的还要贵。你机器要做标准化,一次生产100台,把价格降低,这样才会有更多客户来买机器,这样你就可以有更多的订单,然后就会有更多的利润。你们机器的原材料成本多少钱,利润加百分之多少?

我解释说,我们机器是非标的,不能以标准产品的成本核算和利润计算方式来谈...

阅读全文

沟通中令人最沮丧的事

你遇到的沟通中令人最沮丧的事是什么?在我看来,是鸡同鸭讲!

每个人都会自我中心,自我膨胀,自我感觉良好,程度不一样而已。发生争执时,人的系统会程度不一样的自动屏蔽对方的观点,努力为自己找论点来支持自己的观点,努力想要说服对方,努力以自己的音量盖过对方,努力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(其实并不是不想给对方说话的机会,只是觉得对方说的都是废话,听下去也是浪费时间。因为觉得对方说的都是无稽之谈,最终原因还是出于想要说服对方的渴求)。我想重复一遍的是:程度不一样!自动屏蔽的程度不一样,自我膨胀的程度不一样!因为每个人的修养不一样,意识层次不一样。所以,有人优秀,有人平庸。

人成年后,性格、思想已经形成...

阅读全文

世界世界真奇妙

我们的见识、对事情的判断和理解、处理问题的方式,很大程度上由我们的阅历、知识、背景来决定,其中每个细微的不同,导致同样是人类的我们,针对同样的事情,做出不同的反应。最近遇到三个客户,觉得很有意思,决定记下来。

前几天,有个会说中文的老外加我微信,发了条语音消息给我:“你好,老板娘,这个xxx机器多少钱?如果价格合适,我要买一个柜!”如果是你,收到这条消息,会是什么反应?会不会觉得很开心,有人喊自己老板娘,有人要买一个柜的xxx机器!人总爱听好话,所以,溜须拍马的人有了市场。在生意场上,“量多价低”这是谁都知道的道理,突然从天而降这个“要买一个柜”的货的客户,是不是很兴奋,很激动?

我听到这条消息时...

阅读全文

关于中兴被制裁以及中美关系和国际局势的一些想法

前一段时间中美贸易战的事情发酵并引发热点,网络空间里都是各种爱国主义。

 

我看到了一篇关于中美实力对比的分析,大概是说我们跟万恶的美帝还是有一定的实力差距,真的完全打起来,美帝固然损失惨重,我们也要面临生死存亡,我觉得虽然说的片面,但是里面各种数据对比有理有据,于是转发了

其实本意并不是投降主义,只是觉得爱国热情不应蒙蔽双眼,应该有不同的声音涌现出来,但是后来还是觉得这样的文章有些太过不协调,就删了。

 

但是Annie看到了,晚上在散步的时候谈论到这个问题

Annie十余年的外贸经验,主要做印度等不发达国家市场,她觉得中国确实是强大了很多,这个文章太片面。

她举了一些例子:...

阅读全文

如何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自己

这个站点的文章最近基本都是Annie写的,而我却一直没有再更新内容,这样是很不好的。人总要经常总结一下,分析一下,沉淀一下,把感受整理出来,才能更好的进步。

 

自从离开学校,我就开始失去了规划,像一团泡沫,内心空空,被生活的浪涌推来推去。

身体越来越差,肥胖。

感情很多伤痛,离婚。

事业一事无成,没钱。

 

曾梦想跨过山和海 \ 现在回看 \ 满眼尽是蹉跎

 

自制和勤奋是Annie的优秀品质,也是我最欠缺的,我的很多的时间浪费在看闲书、玩手机、看电影和干一些没成效的事情上了。
Annie已经成为光荣的研究生,而我在职专升本上学期还挂了两科。

 

不能再这样了,青木啊青木...

阅读全文